渭南站首页 > 渭南站 > 暖新闻 > 正文

初六的渭南火车站

核心提示: 又是大年初六,不由想起去岁今天在渭南火车站候客厅目睹的情景。火车站送朋友,正赶上春节收假,站内站外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喧天闹地的。

又是大年初六,不由想起去岁今天在渭南火车站候客厅目睹的情景。

火车站送朋友,正赶上春节收假,站内站外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喧天闹地的。

朋友取票的空隙,我待在候车厅里躲避风寒,左顾右盼,总感觉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,说不清道不明的。

明明衣着光鲜,明明背肩包、行李箱鼓鼓囊囊满满当当,明明年节里大鱼大肉涂抹在嘴唇上的油渍依稀可见……他们为何情绪这么低落?为何眼神这样忧郁?为何唏嘘短叹不已?

初六的渭南火车站

“同志,请让一让!”我侧身让过。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左肩扛着一个大行李包,右手提着一大袋东西,袋子里是盒装方便面、火腿肠、矿泉水、干馍片之类的快餐食品,后面跟着一个女人和俩小孩。女人背上挎了个黑色行李包,两手牵着的小孩是双胞胎。双胞胎着装一模一样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可脸上挂着泪痕,努着嘴巴,一副不开心的样子。打眼一看,亲嘟嘟的一家人。他们一家人趔趔趄趄穿过人群,在垃圾桶跟前勉强找了个空地,放下行李。

还没等放下行李的男人喘息,女人便一把抢过男人手里的一大袋食品,看也不看男人一眼,挥挥手说:“回去吧,带娃回去。”男人刚要张嘴说什么,女人怒不可遏地喊起来:“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北京,有啥心可操的。”虽然在嘈杂的大厅,她的喊声还是招来了很多双眼睛的注目。那些眼神,有不满,有厌烦,也有冷漠和不屑。一时,还有几个人稍微向前围拢,似乎对一场“家庭大战”即将爆发很感兴趣。我骤然对那个女人生出一股厌恶,心里想,这么多人,也不知道给自家男人留点面子。

男人的反应显得有点迟钝,丝毫不在乎女人的声嘶力竭。他顺从地一手牵着一个孩子,打算离开。两个小孩却很不情愿,对着女人伸着另外一只手臂哭喊:“妈妈,我要妈妈。”“妈妈,不要去打工。我不要走。”“妈妈,我不要新衣服穿……”

男人蹲下来,硬是把两个孩子抱在怀里,箍紧了,向门口走去。他们父女三路过的地方,人们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。孩子在男人怀里挣扎着,伸着手臂哭嚎着: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

父女三人的身影在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。“哇——”的一声大哭,只见刚才那个声色俱厉的女人蹲在地上,怀里抱着塑料袋,哇哇大哭。我这才明白女人的“良苦用心”,长痛不如短痛,她把丈夫孩子强硬赶走,装得很残忍,却独自咀嚼离别的伤痛。

女人的哭声触动了候车室里很多人一直强压在内心深处的情感。这些情感像开了闸的洪水,倾泻而出。

距离我两米远处,五六个四十多的男人聚在一起,日暮般的神情,笼罩着每一张脸。其中一个骂骂咧咧:“他妈的,钱真不是个好东西,让人和老婆娃分离,一年到头在一起待不上几天。回去了,娃不认识咱这个爸。当亲戚进门了呢。”

“你还好着哩。你在外面打工挣钱,媳妇给你守家管孩子,我一老同学腰里揣着钱回来了,媳妇跟别人钻一被窝了。不要说咱在外面没人暖被窝难受,没有男人的夜晚女人也饥渴。钱有了媳妇飞了……唉……过的啥日子子。”

刚才骂得最欢的接上话:“是呀,听说我今天要离开,我妈昨个一天都不高兴,晚上里里外外不停翻腾。”他激动地指着旁边的背包,说:“你们看,包里都是我妈给我装的吃的,不想拿,我妈抹眼泪。再重,都要提着。”

......

不知啥时候,朋友已经站在我旁边了。我画了一个大圆,对她说:“都不舍得离开家人呀。”

初六的渭南火车站

她显然明白我动作的内涵。幽幽地说:“我弟弟在广州打工过年没回来,我妈一直不高兴,没个好脸色,这不打发我去看看。弟弟说过年工资高,啥都好着。我妈愣是不相信。我不去她就寻死觅活的。”

我抓住她的手,在手背上拍了拍。刚要开口相劝,车站广播员甜美的声音响起:“开往广州的K84次列车开始检票,请各位乘客带好行李物品,到检票口检票。”

虽然那声音像蜂蜜一样腻甜,却也没有多少磁性。乘客们慢吞吞地整理行李背包,不情不愿地走向检票口。丝毫看不到往日乘客长久等待,听到车辆进站的喜悦、焦灼和匆忙。我帮朋友拉上行李箱走向检票口。行李箱很重,听她说行李箱除了几件换洗衣服,都是她妈给弟弟做的好吃的。一路走过去,行动比较艰难,不是被这个硕大的行李碰了,就是一不小心撞到那个背囊上。

我对这些背囊产生了兴趣。我想,他们年前回来时,一定也在车站停留,背着这样大的行囊,也许比这还要大。那时,行囊里装的是对家乡和亲人满满的爱和思念,是回家过年的期盼和渴望。

望着窗外,雪大年初六如约而至了,终于没有让人们一冬的愿望和期盼落空。想去赏雪,脚却有点抬不起来!离家的人儿,装着乡愁和缕缕炊烟的行囊更重了,出发的路更艰难了......

作者简介:刘莉萍,女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。陕西省编剧协会会员,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,渭南市作协会员,渭南市诗词学会会员,临渭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。《蝶语兰心》版主。

初六的渭南火车站

原文来源: 蝶语兰心

原文作者:刘莉萍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张耀锋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